“十優港姐”麥明詩3日,在臉書寫下長文自揭曾遭性侵犯,“相信不少女生都曾經遭受性侵犯,我也不例外,而且還不止一次!” 消息傳開後,震驚一班網民。 …

麥明詩在臉書PO文中,提及自己曾遭性侵,她勸受害者應該鼓勵勇氣面對這種事情,要知道錯的不是自己。

louisa_02.jpg

louisa_03.jpg

據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麥明詩在接受訪問時透露,事情發生在她17、18歲那年,她參加了中學交流團,在中國出事。 “因為不是自己同學,其中一個人趁沒有人的時候,做了讓我很不開心的事,被人吃豆腐,幸好傷害性不太強!”

有關事情發生的經過,麥明詩不想再多說,“不想說detail,我不想搏同情,只是覺得很多女生都有過類似經歷,但自己都覺得很難處理,當時只有兩個人,為什麼要信你說的?覺得很難提告。”

麥明詩補充到,經過那件事發生後,她清楚最好的方式應該是不要讓這類事情有機會發生,因此近期她選擇去學習巴西柔術,好好保護自己。

louisa_01.jpg

louisa_04.jpg

louisa_05.jpg

【麦明诗 Facebook 全文】:

#metoo相信唔少女仔都曾经遭受性侵犯,我亦都无例外,仲要系唔止一次添;有啲系我阻止唔到;有啲系之后谂番,如果我醒觉啲我可能可以阻止到…受害者能够鼓起勇气面对呢件事,知道错唔系自己,呢个系第一步。但系之后呢?

呢个时候,受害者除咗自责之外好可能会有两个感觉:1,报复,让他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,人之常情矣,好听啲慨term系“报应”; 2,唔希望呢个人可以继续危害到其他慨受害者。

当然法治精神唔允许我地以法律之外慨方法报复,法治精神呢一点相信我喺以前慨张贴都有提过,所以要真系除害得黎又要对嫌疑犯公平而唔未审先判,唯一可取慨方法系透过法律去制裁。

呢个时候,大部分女仔都会放弃,而我自己经历慨谂法系咁样:
当时得我同渠,姐系口同鼻拗,点解要信我多过渠?咁睇慨话,渠嫌疑程度只得50:50,但系50:50姐系告唔入啦。而我当时仲要读紧法律。
所以我希望透过呢个职位,分享一啲自己慨体会。
首先,要相信庭审。虽然系“我的话反对他的话”,但系其他环境证供都会帮到。检控官(P)可以盘问被告(D):
病人:点解你要带受害者返屋企?
d:帮渠按摩
病人:咁点解唔系喺学校?
d:…谂住喺边都冇所谓
病人:?定系你怕被人见到有其他企图?
就算渠坚持话系屋企冇越界,呢点被告都好难解释;我唔系律师,相信一个真正律师会可以摧毁被告慨证供。
第二,想加强个的情况下,就尽量保存好呢啲环境证据例如,尝试留有文字证据,透过WhatsApp的质问对方,例如:
五:点解你今日要咁样做?
d:我做咗啲咩
五:你叫我除裤
d:咁先按摩到

虽然咁样唔足以证明渠非礼,但系已经将渠要你除裤呢一点建立咗冇得拗,佢唔可以喺庭到话:「我冇叫,渠自己话要除」。

就算唔直接对质,同可信任慨人讲番件事,到时呢个人都可以为检控方作供,而当两个证供系冇不一致,就可以加强受害者证供慨可信性。

当然一个受惊慨女仔,喺当刻就可以谂到呢啲嘢,系冇可能慨。呢啲都系我之后不断反覆思考先谂到慨嘢,所以我希望分享可以帮到未受过害慨女仔。

我相信,法律系最接近公平慨裁判方法;佢唔系完美,一定有犯罪者法外逍遥;但系比起网络审判,私刑,法律系有好程序保障,希望赋予每一个人一个机会。

审讯系一个好困扰慨过程,就算觉得有足够证据,有唔少人都会放弃起诉,因为唔想被呢件事缠绕落去。但系我地都唔应该因为怕烦而用其他方法去达到报应,因为咁样系对对方唔公平。大佬呀,渠咁样伤害我,我仲要谂点样先对渠公平?哈哈我自己都未必做到。但系呢个系我希望追求到慨理想。

呢点带到去最后慨point:防患未未然。对于我来讲,empowerment除咗系受害之后唔怕讲出黎,更有效系可以透过自己慨力量防止呢个伤害。所以呢啲经历鼓励我要懂得自卫 – 我唔系需要打赢一个男人;但系只要制造到一个逃走慨契机就已经足够。于是几个月前我决定咗要学柔术。

PS,大家可能会问我点解冇采取进一步慨行动,咁系因为事情系喺内地发生,香港法庭系冇管辖…
PPS,我真系唔系律师,只系读过啲理论,好多都还咗俾老师,所以有需要请寻求专业法律意见

#男仔都应该要自我保护#被性侵唔系女仔专利

“十優港姐”麥明詩3日,在臉書寫下長文自揭曾遭性侵犯,“相信不少女生都曾經遭受性侵犯,我也不例外,而且還不止一次!” 消息傳開後,震驚一班網民。

麥明詩在臉書PO文中,提及自己曾遭性侵,她勸受害者應該鼓勵勇氣面對這種事情,要知道錯的不是自己。

louisa_02.jpg

louisa_03.jpg

据《苹果日报》报道,麦明诗在接受访问时透露,事情发生在她17、18岁